北欧线稿ヾ(✿゚▽゚)ノ

摸鱼(´-ι_-`)

露衣:

在盛夏中 想念冬日的温酒~
(最近沉迷吸兽 管不住这双摸鱼 不 摸兽的手)

摸鱼摸鱼

第一次画基金会相关啊啊啊好紧张!!!!ヽ(*`Д´)ノ

我好像要从史圈爬墙跳坑一段时间了,好害怕,还欠着无数的坑,害怕被列表抓住暴打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新水浒的九妹w

这里准高三党,艺术生摸钢琴的,最近因为学业原因暂时淡圈不产粮了,假期不见不散!

美颜开到十万八千里开外去了

进度一半(* ̄︶ ̄)

上色毁之前纪念一下线稿_(:3 」∠ )_

p1旧图重画_(:зゝ∠)_p2旧图

冷圈真心痛苦,不管自己用什么画风,写什么文(甚至是r18),搞了一百多张画和将近四十篇文,还是安静如鸡地没有一丝热度。几近绝望放弃的时候,又不舍得了,然后重新创作产粮。尽管除了我大概没有人在看……痛并快乐着😭
在某冷圈独自摸爬滚打了三年的小透明的半夜发泄……
我会坚持的!直到我死

摸个鱼ヽ(*´∀`)ノ゚

冬天的阿广(* ̄︶ ̄)

私设吴广的妹妹(* ̄︶ ̄)

依旧自娱自乐的人设_(:зゝ∠)_加个滤镜

大泽起义⸜(* ॑꒳ ॑* )⸝

摸鱼摸鱼!

吴广真是我心头永远的爱。喜欢他这么久,总要自娱自乐歪歪一下,下文纯属满足自我。ps:课堂上那段是真事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那你有未来吗?”
“我没有过去,更没有未来。”
我凝视着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,给出了坚定的回答。
他没有我想得那么好看。他的头发绑得有些凌乱随意,战袍上有一股泥土和青草的味道。他的肤色甚至比自诩“黑黄皮”的我还要深一个度,唇边和下巴蓄着短短的胡子,真是非常纯正的天朝农民的面相。
“可是你来自未来啊。”
“我不属于任何时代,只属于你呀!”
这听起来很肉麻的话让气氛变得有些燥热,我之后装作仰望星空思考人生状。坐得有些腿麻了,我接着正了正身子,搓着自...

#大泽乡起义#张楚二代们起初的故事


东海边的那个秦嘉是什么样的货色,陈涉从一开始就知道了。
秦朝末年群雄并起,弑君谋权之人不在少数。陈涉手下的各路将军自立为王也算是再正常不过了。然而秦嘉没有自立为王,而是杀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武平君,自立为大司马。要死不死的事情是,这武平君不姓别的,正是姓陈。
这就意味着秦嘉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,他名义上是陈涉的部下,现在实际上却一上来就杀了陈涉的亲信。陈涉也不明白这个做事情风风火火的年轻人到底想干什么。再加上身边的蔡赐煽风点火,提倡推举怀柔政策,把陈涉说得云里雾里,竟也不去追究秦嘉的过错。
让人更觉得好笑的是,陈涉失踪之后,秦嘉又拉了一个楚国原来的贵族——景驹,让他来接陈涉的班,这出戏唱得非一般...

摸个秦嘉ヽ(*´∀`)ノ゚

《史记.张耳陈余列传》衍生——
1、 圈地自萌,ky退散
2、 纯属同人,无关正史
公元前204年,那是一个离今天很久很久的时间。那个时候,没有城区哇啦哇啦的喧嚣声,也没有郊外轰隆隆运作的工厂。也许我们只会听见擂鼓的鼓声,作战时的嘶吼,风中传来的刘季叽里呱啦的乡野村话,还有隔壁项羽与弟兄们习武练兵的叫喝。
公元前204年的井陉口,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,那里有河,有草地,还有赵国驻扎的二十万大军;那里有山,有土匪,还有韩大将军带领的三万杂兵。
就是在这个安静却又弥漫着不安气息的一年,韩大将军创造了历史,名为“井陉之战”的传奇。他杀得赵军仓皇而逃,最后城里的赵歇突然懵逼,城外的陈馀一脸茫然;对面军营外的韩信满...

希望2018年我们的大泽圈会愈发壮大,粮食越来越多,同好越来越多嗯,这是个很诚恳的愿望(。-`ω´-)

摸个魏咎的草图⸜(* ॑꒳ ॑* )⸝

其实我在想,一讲到“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”就会觉得好遥远的时代哦,可如果扯到春秋战国,扯到商鞅变法,我竟会觉得是离我们那么近的时代,一点都不遥远,不说是昨天吧,那也好像是和北京奥运一样,感觉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。但现在仔细想想,公元前几百年的乱世,和听起来很远的“十年前”的奥运会,又变成一个很久之前的时代了。
再扯扯其他啥的,实际上我一直都不觉得我离死掉的那群魂魄距离多远,离我们最近的唯一的最确定的事情,那就是死亡呀!然后又会傻兮兮想到,哇我和他们的世界总算有了一个交集,那就是死亡,想到这里,就变得一点也不害怕死了。是哦,其实没有人怕死,我觉得其实主要是怕痛,怕伤心。
再扯扯我滴男神!
吴广如果没有反秦...

语文作业写诗,然后尝试了一下这样奇怪的体裁,觉得蛮好玩的_(:зゝ∠)_

(๑˙³˙)日常

#大泽乡起义衍生#常山王与成安君#
(《史记·张耳陈余列传》衍生)
(静子我不是文手来着,文笔非常辣鸡而且错字贼多……这个不是啥正经文,就是自己娱乐娱乐圈地自萌一下哈哈哈哈哈哈)
如同那些浪漫言情小说中的情节,当一个故事发展到即将迎来最终幸福的时候,总要出些插曲,或令读者捶胸顿足感叹男女主角命运多舛,又或让人咬牙切齿愤恨大喊作者恶意发刀,想着是否会就此悲剧。但无论如何,结局总是会来,或早或晚,是HE还是BE,这些都是早已安排好的。
镜头切回这个并不浪漫的故事,当满头银发受尽君王猜忌的年迈老人躺在榻上,听着墙那头院落里传来的初春雀鸣,却无心思去感受这春季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。对于他这样的一位...

©静子_苍旻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