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于大泽乡相关同人创作/

其实我在想,一讲到“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”就会觉得好遥远的时代哦,可如果扯到春秋战国,扯到商鞅变法,我竟会觉得是离我们那么近的时代,一点都不遥远,不说是昨天吧,那也好像是和北京奥运一样,感觉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。但现在仔细想想,公元前几百年的乱世,和听起来很远的“十年前”的奥运会,又变成一个很久之前的时代了。
再扯扯其他啥的,实际上我一直都不觉得我离死掉的那群魂魄距离多远,离我们最近的唯一的最确定的事情,那就是死亡呀!然后又会傻兮兮想到,哇我和他们的世界总算有了一个交集,那就是死亡,想到这里,就变得一点也不害怕死了。是哦,其实没有人怕死,我觉得其实主要是怕痛,怕伤心。
再扯扯我滴男神!
吴广如果没有反秦,我会不会一点也不喜欢他?我是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他呢?肯定不是外貌吧,也不是才华,他傻乎乎的,要死,不想死,就反抗,破罐子破摔不干了,愣头青一样的。然后他就出名了,被历代反抗者,和陈涉搭在一起作为正面牛逼案例,作为先行军,作为一种精神被借鉴被讴歌。可如果是因为牛逼我才喜欢他,历史上比他厉害的人多了去了,就在反抗者那些行列里,在刘邦朱元璋还有近代的国父啊太祖那一群人里,陈涉吴广两个人我觉得他们的才能是菜鸡级别的。吴广和他们一比,撑死就是个重要点的龙套,没啥存在感。
可我就是辣么辣么辣么爱他!两年多啦!情书情诗一大坨,太神奇了!!!
在lof这种高端操作上写这样乱七八糟意味不明的东西有点惭愧,有点害羞,就当是日常记录吧

©静子_苍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