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于大泽乡相关同人创作/

《史记.张耳陈余列传》衍生——
1、 圈地自萌,ky退散
2、 纯属同人,无关正史
公元前204年,那是一个离今天很久很久的时间。那个时候,没有城区哇啦哇啦的喧嚣声,也没有郊外轰隆隆运作的工厂。也许我们只会听见擂鼓的鼓声,作战时的嘶吼,风中传来的刘季叽里呱啦的乡野村话,还有隔壁项羽与弟兄们习武练兵的叫喝。
公元前204年的井陉口,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,那里有河,有草地,还有赵国驻扎的二十万大军;那里有山,有土匪,还有韩大将军带领的三万杂兵。
就是在这个安静却又弥漫着不安气息的一年,韩大将军创造了历史,名为“井陉之战”的传奇。他杀得赵军仓皇而逃,最后城里的赵歇突然懵逼,城外的陈馀一脸茫然;对面军营外的韩信满面嘲讽,军营里的张耳目瞪口呆。
张耳问韩信,陈馀在赵国待了这么些日子,看起来怎么样。韩信说,看起来还凑合。
张耳想,当年两人闹翻之后陈馀赌气去外面钓了几个月的鱼,估计是长了几斤肉,又白又干净还带着一点点肉肉的书生,真好。
老天看起来是很不爽这样理所当然的想法,实际上陈馀因为和张先生吵架的缘故,憋着一肚子气,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,每日的乐趣就是等着对面的张先生可以死翘翘,在这样不良心情的影响下,陈馀整个人瘦了不止一点。
张耳和陈馀,这两个人从巨鹿之战之后,就保持着相互恶心的状态,当然,致力于用各种手段恶心对方的还有他们各自的头儿,刘邦、项羽。
真是什么样的将军带出什么样的兵。陈馀非常完美地继承了项羽刚愎自用的缺点,他觉得对面的韩信张耳就算再恶心也不会恶心到采取偷袭这种手段。凭自己的才学,凭赵国二十万大军,堂堂正正搞一下韩信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对面的韩信听闻其之后露出了迷之笑容,然后赵国就没有然后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陈馀被韩信追到泜水旁边,想着自己是时日不多了,于是他开始思考几个问题,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,思考韩信为什么会这样来恶心赵国,思考张耳为什么要这样不留情面地对待自己,思考怎样才能活下来,又或者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。
夕阳很好看,可能冥界的天空就是这样的吧。
陈馀茜色的眼眸里映衬出了天边的彩霞,茜色,刚烈却透露着一丝温柔,是很漂亮的颜色,也正是黄昏时分天空晚霞的颜色。
张耳虽然是个读书人,但身在乱世也是不得已上阵充数一下。他跟着韩信,也是杀红了眼,看见河边的陈馀正负伤趴在马背上思考人生,于是张耳激动地翻身下马,赶在韩信之前直接冲上去就把人拽下来,拔出佩剑不由分说朝陈馀胸口刺过去。
“汉王说了,把成安君的脑袋带回去,赏钱多得不要不要的。”
韩信看见张耳扔了佩剑,正抱着陈馀的尸体原地发呆,于是过来提醒了一下。一方面,在战场上做出这样抱着敌军将领尸体,久久不能忘怀的诡异举动,实在是有些尴尬;另一方面,韩信从半夜就开始部署军队,再加上打了一天的仗,肚子早就饿坏了,咕咕叫着等饭吃呢。
陈馀虽然呆里呆气,书生一个,但是不得不承认,长得还是很好的,但是砍下来的脑袋再好看也会让人对其血肉模糊的形象望而生畏,韩大将军想着,还是把这个漂亮的头送给张耳吧。
于是韩将军想着邯郸城的特色小吃,安抚一下一直在抗议的肚子,吹着口哨走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先生,在下陈馀。”
“先生,兵书这里应当如何理解?”
“先生,在下认为这样的学说并不能治理天下。”
“先生,如今天下纷争群雄并起……”
“先生,我们为陈王效力却不得重用,如何是好?”
“先生……”
张耳脑子里乱糟糟的,像放电影一样,陈馀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脑子里掠过。
同样的那句“先生”,从一开始的稚嫩,变得成熟,变得亲切,变得坚定,最后变为永恒的沉默。
陈馀血里呼啦的脑袋被安放在一个木盒子里,随着马车的颠簸,在盒子里撞来撞去,张耳心疼了,于是把盒子抱在怀里,低头沉沉睡过去了。

©静子_苍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