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于大泽乡相关同人创作/

#大泽乡起义#张楚二代们起初的故事


东海边的那个秦嘉是什么样的货色,陈涉从一开始就知道了。
秦朝末年群雄并起,弑君谋权之人不在少数。陈涉手下的各路将军自立为王也算是再正常不过了。然而秦嘉没有自立为王,而是杀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武平君,自立为大司马。要死不死的事情是,这武平君不姓别的,正是姓陈。
这就意味着秦嘉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,他名义上是陈涉的部下,现在实际上却一上来就杀了陈涉的亲信。陈涉也不明白这个做事情风风火火的年轻人到底想干什么。再加上身边的蔡赐煽风点火,提倡推举怀柔政策,把陈涉说得云里雾里,竟也不去追究秦嘉的过错。
让人更觉得好笑的是,陈涉失踪之后,秦嘉又拉了一个楚国原来的贵族——景驹,让他来接陈涉的班,这出戏唱得非一般人所能理解。
景驹看见秦嘉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的,经民间小道消息传闻,此人乃陈涉身边大将是也,还有弑君的前科,十分凶残。景驹估摸着怎么也得是一个腰阔膀宽五大三粗的大汉,没想到竟然如此清秀儒雅,还弹得一手好琴。
秦嘉看见景驹的时候也是懵逼的,还是经民间小道消息传闻,这个楚国贵族看起来没啥治国之才,傻了吧唧很好打发,可秦嘉看他的第一眼突然感觉像是某两个人的结合体,他有陈涉的黑发和长马尾,和吴广的卷发和小呆毛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难怪当时看你那么眼熟……该不会是他俩的私生子吧?”
秦嘉抱着那把古琴,十二月的天,只穿着两件单衣,缩在马车里的角落,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调侃道。
“要是有我这样的儿子,他们俩个估计死不瞑目吧。”景驹抱着秦嘉送来的冠冕,仰天45度,望着漆黑的车顶,作感叹人生状回答。
等到了陈郡,秦嘉早就被冻得失去了知觉,他的肤色本来就白皙,再加上天寒地冻,脸瞬间变成了吓人的苍白色。景驹看不下去了,不管什么礼仪,拉着人就往宫里跑。胡乱撞了一圈总算是找到了寝室,不由分说就把秦嘉往被子里塞。秦嘉比景驹高出半个多头,还瘦得要死,但力气不小。一下马车就莫名其妙被人拉着一通乱跑,还像要被谋杀一样往被子里捂,于是秦嘉一时间也没管对面的是自己找来的张楚二世,受惊激动之下一脚踹在景驹小腹上。
“卧了个大槽……”
秦嘉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不得了的事情,景驹被踹倒在台阶下面捂着肚子看起来很是痛苦。
“你要怎么赔我这把快二十岁的老骨头!痛死我了!”
秦嘉冲上去把人扶起来,一面听着撕心裂肺的喊叫声,一面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但估计是事出实在突然,秦嘉全程竟然憋不出一句话,连基本的抱歉都没有。
景驹小腹上痛归痛,心里却打起了奇怪的算盘,想着:算你长得好看,不追究什么了,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,有的是你秦嘉好好赔罪的时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时间线还是推到陈涉失踪之后。
此时的陈雪花得知自家大哥不知去向,估摸着他十有八九是死翘翘了。嫂子不见了,吴广哥哥早就死了,北边的张耳陈馀两个混蛋丢下邵先生和武臣,自己却还在苟且偷生,秦嘉大哥说是去找楚国后裔结果屁点音讯也没有传过来。
那群大人连造反也造不好,搞什么名堂。
陈雪花憋了一肚子的火,再加上刚刚和吕臣收回了丢掉的陈郡,和秦军大战一场过后,做事情很是冲动。果不其然,她开始疯狂喝酒,然后穿着长裙背起弓箭抄起长矛就要冲出府扬言杀光秦兵,几个丫头根本拉不住从小习武的陈雪花,一直到城门口,才被吕臣截了下来。
“脑残吧你?现在不打,过段日子章邯不还是要反攻过来?还不如趁现在杀他们个片甲不留!”
陈雪花虽然武力不一般,但归根结底还是女孩子,轻轻一下子就被吕臣扛起来,一路上连扛带拽带抱带拖,硬生生被丢回府。
“不是我脑残,是那些将军脑残,要是他们不自立为王而是一心攻打咸阳,那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。你看看,最后连假王也被那群疯子搞得一个惨死军中的下场,可见那帮草根的实力也就这些。”
陈雪花因为被强制送回而十分不爽,正坐在大院门口生闷气,根本听不进吕臣在说什么。
突然,外面的卫兵传来一阵骚动,陈雪花赶紧拉着吕臣起身去外面看,却只见两个人影风风火火冲进了陈郡的大殿里。
“秦嘉怕不是找了个疯子过来。”
陈雪花双手交叉在胸前,晃动着脑袋一边张望一边吐槽。
tbc

©静子_苍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