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于大泽乡相关同人创作/

关于大泽起义的衍生同人⸜(* ॑꒳ ॑* )⸝


静子我是不是超级勤奋嘿嘿嘿!
下面进入蜜汁环节!
今天我们的夫夫相性问题当然是由大泽起义模范夫夫来出演啦!(掌声啪啪啪啪啪)
(台下:
周文:卧槽,我闻到了狗粮的味道。
邓宗:汪汪
召骚:(拍了拍邓宗肩膀)你很自觉啊。
静子:卧槽你们几个事儿精瞎逼逼啥!马上开始了!)
静子上台:“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……卧槽广广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秦嘉:“快!救护车!!!咳咳……鉴于主持人静子神志不清xxx今天就由我来代班主持啦!下面正式进入环节!”
  ★★★★
  1 请问您的名字?
秦嘉:“这还用自报姓名?两位的大名在中华历史上可是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呢(笑)”
“那可不,大泽义军可牛逼了。在下陈涉”
“(小声地)我是吴广……秦嘉将军主持辛苦了……”
(台下:
景驹(一脸惊恐):卧槽嘉嘉你怎么那么讨假王喜欢!好气噢!)
  2 年龄是?
吴广:“刚刚起义那年正好十八呢。”
陈涉:“比他大五岁”
秦嘉:“您好好回答行吗……”
陈涉:“……二十三。”
  3 性别是?
秦嘉:“嘛,这个大家都懂,都懂,不介绍了x”
 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秦嘉:“这倒是个很实在的问题呢。”
陈涉:“我觉得,我还可以啊。爱造反爱吴广,很健康,很向上。”
秦嘉:“完全看不出哪里健康向上了……”
吴广:“我?应该也还可以吧,感觉和大家都很合得来。”
  5 对方的性格?
秦嘉:“等一下,我先吃口狗粮。”
吴广:“陈涉很好!什么都很好!又有抱负又会武功又有凝聚力……太厉害了qwq”
陈涉:“多谢夸奖。我家广总是很贴心,爱我一个人,这就够了。”
(台下:
周文:我闻到了人渣的味道。)
 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陈涉:“记不太清了……大泽乡以北吧……”
 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吴广:“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呢……”
陈涉:“相当爱笑的男孩子,人际关系一定不错。”
秦嘉:“说得好,我选择吴广哥哥。”
 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吴广:“都很喜欢!”
陈涉:“……长得好看?”
秦嘉:“周将军,我好像也闻到了人渣的味道……”
陈涉:“秦将军,看来您需要再去东海边待一阵子?”
秦嘉:“不不不我错了!陈王您是好人大大的好人!”
  9 讨厌对方哪一点?
秦嘉:“我赌五毛,假王肯定没有话讲。”
吴广:(默默掏出五毛)“确实是这样呢(苦笑)”
陈涉:“他对谁都很温柔……我不喜欢这样,你的笑容只能给我一个人看。”
秦嘉:“请问五毛可以换几斤狗粮?”
 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(齐声回答)“好。”
 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?
(台下:
召骚:出于一个文人谋士的基本素养,我要赶紧记下来,保不齐以后有用,公堂之上可以黑陈王一把。
武臣:可以,我家丞相就是艺高人胆大。)
吴广:“基本上就是陈涉啦……或者陈王什么的,也叫过他陈将军,但是挺不好意思的qwq”
陈涉:“广……”
吴广:“(ㅅ´ ˘ `)♡”
秦嘉:“召骚!快别写了!戴起墨镜!我快瞎了!”
 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秦嘉:“我倒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摆脱被某个景姓小屁孩喊着‘嘉嘉’到处追着跑的命运……”
吴广:“心疼秦将军五秒……我没啥特别喜欢的称呼,但我知道如果陈王直呼我大名那一定是他生我气了……”
陈涉:“那可不一定,也有可能是在床上呢?”
(台下:
周文:卧了个大槽,这才第几问啊就这么奔放??
景驹:卧了个大槽,嘉嘉你不带这样嫌弃我的!)
 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
陈涉:“嗯?果然是狐狸吧?(笑)”
吴广:“陈王自比鸿鹄,想必已经有答案啦!”
 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
陈涉:“天下。”
吴广:“天下江山……和……我自己///(小声)”
秦嘉:“很好,看来不仅大秦药丸,起义军也药丸。”
 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陈涉:“当了王之后就没啥追求啊……啥都不想要了(瘫)”
吴广:“振作起来啊大王!我想要的就是能与大王一起度过一生呢”
秦嘉:“假王,苟富贵,勿相忘啊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16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秦嘉:“什么情况?!口味一下子变成这样!”
吴广:“///////这要我怎么回答啦qwq////”
陈涉:“不用勉强自己啊……不过每次假王都是躺在我身下欲拒还迎的那个呢。”
(台下:
葛婴:不好意思我来迟了!咦怎么刚来就听见迷之糟糕的话题……
周文:军!师!我想死你了qwq……)
  17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陈涉:“嗯……天命吧x”
秦嘉:“你确定???不是强上的???”
陈涉:(望天)
秦嘉:“卧槽大王你变了大王!”
  18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吴广:“可以就这样继续下去我也很开心……”
陈涉:“你开心就没有问题。”
秦嘉:“……我不开心……”
  19 初次H的地点?
(台下:
葛婴: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?简直有辱形象,成何体统!
召骚:军师别急,跟我一起记笔记吧,放松身心,还能八卦,何乐而不为)
陈涉:“篝火狐鸣的那天晚上……虽然祠堂很脏乱但是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还是没问题哒。”
秦嘉:“卧槽?祠堂里供奉的那位神仙还好吗?”
  20 当时的感觉?
吴广:“超级难受……又痛身体又累……但是却还想要什么的,实在是难以启齿……”
陈涉:“太紧了,有点痛,不过还是爽到了……”
秦嘉:“喂,大秦官府吗,这里有两个流氓。”
  21 当时对方的样子?
陈涉:“脸很红,还流眼泪,其实挺心疼的……”
吴广:“原来我流眼泪了嘛?!自己都没注意到!因为太紧张了所以全程没有敢看陈王的表情……只是下面真的太猛了太难受了QAQ……”
  22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吴广:“陈兄起来吃饭啦!”
陈涉:“第一句话?回答他说我马上起来吃饭……?”
秦嘉:“天然呆的属性加在陈王身上咋就那么别扭呢?”
  23 每星期H的次数?
陈涉:“没那么高频率……毕竟还要军事作战。”
吴广:“对对对……”
(台下:
周文:我需要你俩对每天晚上陈县王宫里传出的声音作出解释。
召骚:周将军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
周文:录音碟十块一张,对你打半折。
召骚:周将军是清白的!他什么都不知道!)
  24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秦嘉:“我觉得这个问题问了你俩也不会回答……跳过吧先orz”
  25那么,是怎样的H呢?
吴广:“每次……每次都不一样啊……反正就是……痛并快乐着……?///////”
  26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陈涉:“腰……以前种地的时候常扭到,再这样下去我估计就是个废涉了……”
吴广:“最敏感的地方……?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呢”
  27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陈涉:“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会让你们知道?”
秦嘉:“陈王,不是人人都是禽兽的。”
吴广:“脑袋……每次想揉揉涉的一头毛他都会躲开qwq”
陈涉:“那是因为没洗头怕你嫌弃啊!别难过啦!”
吴广:“没关系啦⸜(* ॑꒳ ॑* )⸝”
  28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陈涉:“很……很诱人…想狠狠糟蹋一顿?”
吴广:“有时候挺吓人的……好像把所有不顺心的事情都发泄在我身上,被顶到没有知觉也是常有的事……”
秦嘉:“一个人渣一个小白,没毛病,继续继续。”
  29 坦白的说,您喜欢H么?
吴广:“不喜欢……因为真的很痛而且做完有时候肚子会难受好几天……”
陈涉:“我觉得挺好的……不过看见广的样子还是会比较自责吧……”
秦嘉:“心疼假王!我也不喜欢,尤其是和某个小朋友而且我还是在下面的那一个。(瞪了一眼观众台)”
(台下:
景驹os:完了,摊上事儿了。)
30 对于体位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呢
秦嘉:“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开放了啊!”
吴广:“这个这个这个其实没有那么多讲究啊!”
陈涉:“后入,很好。但是容易搞出腰间盘突出,我选择正面直接上。”
秦嘉:“你很有追求啊。”
陈涉:“多谢夸奖。”

(台下:
葛婴:……完了。假王今天回家估计一个月都下不了床了。
召骚:嘘,军师莫要多言,我在观察陈王的反应,看来今天晚上的情况我们都心知肚明。
周文:你们读书人很强。)
tbc。

©静子_苍旻 | Powered by LOFTER